instagram

船 之 缘

 

缘分,妙不可言。自从我出生在鄱阳湖边的一个小村庄,就与船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湖边,伴着湖水涨落,船只穿梭,年幼的我蹒跚学步,逐渐成长。求学时代,听着下巢湖里海轮入江远航的汽笛,在长江边的江州造船厂子弟学校,我度过了十余年的快乐时光。大学毕业,我又与船结缘,国考后进入了长江海事工作,多少个安静的夜晚,在趸船边看着江上船来船往,星星点点。

时间如浩瀚的长江,奔腾向前。穿岁月峰头,伴历史云烟,回首曾经成长的经历,我见证了家乡的巨变,见证了国企的改革,见证了海事的三化,个人成长是与时代发展紧密相连的。沧海桑田,时代变迁,改革开放四十年,给了我们80后这代人发展的机遇,给了属于我们的一片天。与船的缘,希望能一直延续下去,相伴很远很远。

(一)

        星子地名的由来,是因为流星坠落湖间,涨水时,犹如天空中一颗星。80年中期,我出生在这个背依庐山,面朝鄱阳湖的美丽小村庄。家门前有两棵枝繁叶茂的大樟树,现在树龄八十余年,是爷爷少时亲手种下的。幼时的夏天,湖水涨起来,淹没了樟树前的稻田,也淹没了进城的路。这个时候,就要坐渡船了。

渡船一天一班,早上八九点在岸边接人,下午三四点回程。渡船是铁质的,手扶式的发动机螺旋桨,远远就可以听见突突突的声音。坐在船头,看着清澈的湖水,吹着夹杂水草味道的湖风,日子那样悠然安静。当然,也有惊险的时候。南风天,湖里风浪很大,渡船依旧颠簸前行,像一片树叶,回想起来,一阵阵后怕。有渡船的日子,虽然住在乡下,却没有感觉到不便。

冬天,湖水退去,湖底成了一片大草原。湖底的草绿了,一望无际,又是一个春天。那年春天,明亮晴朗。爷爷右手牵牛,左手牵我。我们躺在绿毯般的草地上,牛在不远处慢悠悠吃草。蔚蓝纯净的天空,白云流动,像棉花,又像糖。我拾起一颗瓷白的小石子,攥在手心,像宝贝一样。暖风拂过脸边,夹杂着泥土的清新与野花的芬香。

时光如白驹过隙。改革开放的春风渐渐吹到了这个安静小村庄。随着经济发展与城市化,村里的人口越来越少,很多人外出打工,或搬到城里居住了。到了夏天,因为乡下人少,渡船不赚钱,停运了。这时进城就苦了,翻山越岭,走很远的山路,绕一大圈才能到城里。山路上枝藤肆意生长,总要随身带一把砍柴刀,边劈开枝蔓边艰难前行。身处历史洪流中的我们,只能努力去顺应时代。后来,我家也搬到了城里,住进了楼房,用的煤气,热水用的太阳能,不像在乡下时用柴火灶了。

城市化,人口的迁移,是每个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迈进的必经之路。农村由80年代的包产到户,解放了生产力,促进了农村的发展。我家有三四亩田,依然记得双抢时的劳累与紧张。随着时代发展,农村也出现了新的变化。取消农业税,土地确权流转,散户向集约化,公司化,机械化发展。乡村振兴,这项十九大提出来的政策,正在一步步落实。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农村愿景,正在一步步的实现。

湖边的村庄,生我养我的地方,吃着湖水灌溉的稻谷从稚子长成少年。渡船,曾经连接了乡下与城里的距离。许多年过去,环湖的六车道大马路修起来了,渡船退出了历史舞台,交通变得前所未有地便捷。家乡在日新月异的变化着,我相信,未来的家乡会更美好!

(二)

        求学时代,在长江边的江州造船厂度过的。这是一个傍江而建的国企船厂,六七十年代开始建厂,随处可见那计划经济时代普遍的红砖房,梧桐树。它还有一个名字,6214厂。在6214厂,我与船的缘分更近了。

厂里什么都有,医院,学校,技校,电影院。总厂的子弟学校就建在离长江不远处,上课就可以听到江里行船的汽笛声。厂里很大,分厂到总厂坐车要十几分钟,家属楼有好几十栋;厂里又很小,不同车间,不同机构的人,许多从父辈开始就彼此熟识。

那时,下巢湖里,停着两条大轮船,还有许多潜艇。有一年春游,就是去参观潜艇,爬进潜艇内部的时候,特别震撼,也特别自豪。90年代的造船厂效益很景气,总是有大船从船坞下水,会放很多爆竹,喜庆的鞭炮里,透着生活的满足与红火。

大船基本都是帮国外造的,旅游船居多。船下水后,在下巢湖里经过一系列施工,要试航了。船从下巢湖进长江,要经过两个闸口。每次看到大船出闸远航,都很激动。大船顺流而下到遥远的上海,然后漂洋过海,交付到欧洲,比如德国。这些船,给国家创造了许多外汇,也养活了一万多职工和家属。这是造船国企的好时代。

在厂里,每年寒假都会回星子过年,回程有时会在九江坐客轮。客轮有两层,很多座位,一艘船可坐几百人。从九江到码头镇,要坐四个小时。那时长江的船还不是很多,三峡大坝也还未投入使用,枯水期水位特别低,航道有些地方很窄,客船有时要让出航道给大的重载船走,一停就是挺久。停船时,趴在栏杆上,看着江面水晕,不久就会有一头憨厚可爱的江猪露出圆圆的脑袋。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辛辛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进风雨。每次听到刘欢这首歌,心里感慨万千。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中国经济进入需求不足的经济周期,许多负重前行的国企已经力不从心,6214厂的效益也渐渐不行了。国企改革,不可避免了。改制还是来了,6214厂被收购,从国企变成了江州联合造船厂。国企改革,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必经之路吧。

改革开放四十年,国企为国家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站在历史关口,外部美国贸易战的打压,内部供给侧改革的阵痛,国企改革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10月9日在北京召开的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上,改革领导小组用罕见的语言,强调“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要求全国国企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思路,大胆务实向前走。相信在中央领导下,一定能做好国企的改革,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强大国企。

6214厂,求学成长的地方,我喝着长江水从少年长成青年。厂里的那些大船,总让我自豪。九江到码头镇的班轮上,一路的风景,让我对母亲河有了更多的眷恋。见证了6214厂的兴衰变迁,时代不断向前。八千里路云和月,改革开放四十年,道阻且长,行则将至,对未来我们充满信心!

(三)

        学了七年环保的我,没有想到毕业时进入了九江海事局,整日与船打交道,与船的缘分更深了。“人和,忧乐,坚韧”、“让航行更安全,让长江更清洁”,2010年刚进海事时,看着办公室墙上的这些话语,在长江上的趸船上,伴着静水流深,夕阳晚照,我开始慢慢熟悉海事工作。

签证值班是我那时的主要工作。每天从早到晚,都会有船来签证,一条船从检查证书,录入系统,打印发票,刷卡收费,至少要十几分钟。船上虽然有GPS,但是没有与我们联网,现场海巡艇每天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检查各码头的船舶是否按规定签证,船舶动向要靠人力去确认,费时费力。

巡航搜救是海事的一项重要职责。工作八年,已记不清一线大队救助过多少落水人员与船舶碰撞事故了。印象最深的是这次:2014年4月11日“炜伦116”因为冒雾航行,与“新长江06004”轮在鳊鱼滩水域发生碰撞,“炜伦116”轮艏尖舱严重破损大量进水面临沉没危险,船上2名船员落水。九江港区处海事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后立即展开救援。当晚江面大雾,能见度很低,“炜伦116”冲滩水域情况复杂,锚泊船舶众多,水流速较快,搜救十分困难。海事人克服种种困难,快速将两名落水船员成功救起,并火速组织浮吊减载抢救下沉船舶,经过一夜连续奋战,“炜伦116”终于脱离沉船危险,有效避免了一起船毁人亡的事故,为船方挽回经济损失200余万元。每当想起这些救助,我心底就无比自豪,但同时也在思考,如果禁航期间能有效监控船舶动向,是不是能减少这些事故发生?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些年,海事人鼓足干劲,朝着“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快速前进。电子巡航的全线运用,船舶AIS系统的全面使用,24小时值守的VTS交管中心建立起来了,岸基雷达也在快马加鞭建设,船舶签证转变成报港制,船舶港务费取消,现场执法仪的运用,海事定岗定编正式转成公务员,许许多多的变革在快速发生。再也不用担心渡船恶劣天气偷偷运营,再也不用担心恶劣天气禁航禁不住,再也不用担心夜间交通秩序,再也不用担心搜救时找不到船位联系不上船方。海事的三化,正在一步步实现。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在新的历史形势下,我们是美丽长江的捍卫者、平安长江的保护者、高质量发展的践行者,我们要竭尽全力写好“绿色、平安、服务”三篇大文章,为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海事保障!

九江海事局,我工作学习的地方,春夏秋冬天上云,风霜雨雪脚下路,我在这里收获,成长,亲眼见证了海事的巨大变革。我与船的缘,将在这里继续下去。

回顾过去,改革开放四十年,海事人栉风沐雨,劈波斩浪,用辛勤汗水浇灌出成功花朵的绽放;展望未来,海事人必将携手并肩,再接再厉,用火样激情续写出崭新篇章的辉煌!

0 Comments

Leave Your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