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厂里的早餐–小笼包

 

包子馒头的历史总是一脉相承的。馒头比较吃亏,发展到现在花样少一些,之前总是很朴素的在各种面上做文章,现在突然发现红糖是个好东西,加点红糖变身成红糖馒头,然后加点情怀吹嘘成老传统老味道什么的。。。反正我是没吃过红糖馒头,糖三角倒是吃过,不过我更愿意把它划到包子这一类。说到了包子,厂里的包子属于北方派系的包子,只分肉包和菜包以及糖三角三种,不像现在,包子馅的各种花样搭配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小时候哪里能想到蟹黄这种奢华的东西也能被包在朴素的包子里,直接吃螃蟹不更好么。在那个时候,最奢华的早餐,就算是小笼包了。

小笼包在厂里只有一家早餐点有卖,记得很清楚是2.5元,一笼10个。这个价格,是当时我两天半的早餐费,而且因为小笼包小嘛,我又在长身体,往往一笼是吃不饱的,比起1元一大盘的炒粉来说,性价比极低。味道啥的现在已经回想不起来了,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只有极其好吃四个字,才能诱发了我现在对各地小笼包的热爱。
吃过开封和杭州的小笼包都是带汤的,开封的做法据说是在肉馅里直接加上水或者高汤什么的吧,搅拌馅的时候让馅上劲,上屉蒸的时候水分就会自然包裹在包子里,难度比较高。杭州的做法就比较大众化一些,用肉皮冻来直接包在馅里,上屉蒸的时候冻一化就变成汤包了。感觉小笼包这货应该是在北宋的时候比较流行,然后北宋挂了流传到南宋。但是在厦门看到杭州小笼包的招牌,每次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小笼包竟然是发面做到,圆不隆冬像个丸子一样,这种事情也发生在港式茶点里的小笼包。吃起来就是小几号的包子,那为啥我不直接吃个大包子不是更直接一点?黑了很久厦门的包子,其实也有一两家过的去的,一家上海派系的小笼包,比较高端蟹黄啥的往里整,好吃是好吃,只是不太亲切(其实就是贵,只吃过一次)。另一家也还不错,还有点结合厦门本港的海鲜,整出个海鲜汤包啥的,虽然也就是加了点鱿鱼须,味道也还行。这些小笼包好吃是好吃,但是总觉得少了一缕情怀,这里的情怀还不在包子里,问题反而出现在包子的笼屉里。
重新回到6214的旧时光,那时候码头镇更像几个村的集合,没有现在那么台企炸山排废的。厂里的山都还健在,也都还保持这完整的形态。山上到处都是落叶松,走在山路上都能闻到松油的香气,地上是软软的一层或者几层松针,踩在上面很有弹性,感觉像有空气鞋垫一样,卖小笼包的那家都会到山上来捡拾松针,用来扑在每层蒸屉里,据说这样蒸出来的包子会有股清香的味道,这种场景现在只能留存在记忆里了。6214厂附近的山在一点点消失,变成水泥输送到全国各地。在厂里四周都是污染企业的今天,就算你敢铺山里的松叶,也不一定敢吃。然而城里又哪里能找到这样的环境有这么多松针给你来蒸包子的呢?

游玩地坛,看到一排排大松树有感,虽然应该不是落叶松,地上很干净。

0 Comments

Leave Your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