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6214早餐之热干面

 

记得刚回九江工作时,看到街边有热干面三个字,心里会莫名的悸动,总会忍不住去吃一次。可每每吃起来,都觉得差点意思,不如记忆中的味道好。后来在淘宝上也买过好多家的,从蔡林记到手工面,却再也找不回记忆中的味道了。

记忆,源于6214厂,即江州造船厂。6214,这个数字的由来,胖子在博客的关于栏目里已经详细解释,这里不再赘述。生于星子,长于6214,八岁到十八岁,童年到成长的青葱时光,都在厂里度过。6214于我,不是故乡,胜似故乡。

食色性也。喜爱美食,永远是人的天性。厂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所以就带来了五湖四海的美食。厂里的早餐,永远是那么的丰富:萝卜饼,炒粉,清汤,包子,切饼,烧麦,热干面等等,永远是那么好吃,永远不用发愁单调没得选。前两日小姨说厂里还有萝卜饼卖,只是没以前好吃了。随着厂里的改制,人越来越少,许多美食,或许真的只能留在记忆里了。就像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了,就只能留在心底,藏于记忆深处,不会轻易触碰。因为,会痛。

热干面最早的那家应该是在4栋前面,靠近四单元那边的方向,时间大概是97年左右。第一次买,人很多,我排了会队。厂里很小,有点什么新鲜事,就一传十十传百。比如谁在下巢湖钓了一条大鱼,哪里开了一家新的小店好吃,谁家的儿子在学校早恋了,这些琐碎的小事,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开来,成为家家户户晚饭桌上的话题。厂里的生活,琐碎平静,却又铺满了金黄的色彩,温暖怀念。

那家店开张时间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热干面是我从夹皮沟跑到4栋那里拿碗打回家吃的。在夹皮沟住了四年,三单元四楼,阳台红砖墙上我刻的几条身高印记线不知道还在不在,阳台对面小山那条上学近路不知道还在不在。我与姐姐趴在阳台看的那漫天大雪肯定是不在了。

热干面第一次吃时,觉得太难吃了,根本没吃完。第二次,勉强吃完。第三次,吃的意犹未尽。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总是在适应,改变着自己。变,是唯一的不变。从开始的不喜欢,到成为热干面的忠实面丝,我花了三碗面的时间,这一吃,就是好多年。从此以后,早餐有热干面选热干面,没热干面,其它随便。

热干面,最好的吃法还是在店里吃,后来幼儿园旁边那家我吃的最多。看着阿姨用大竹筷子夹起熟的干面,放到小的竹篓子里,总会可怜兮兮地央求着多放点面。然后看着竹篓子浸到热气腾腾的水里,浸几下,倒入碗中,阿姨运指如飞,加入眼花缭乱的佐料。放佐料的碗起码十几个,满满当当摆满了台子。加好佐料,拌几下,虽然这面只要一块钱一碗,我进房间找位子时却端的小心翼翼。水泥地,一次性桌布铺的大圆桌,两个大电风扇,条件简陋,却人满为患,找个电风扇前的好位子还挺难。辣椒油一定要多加点,倒一杯热开水,边吃着热腾腾的面,嚼着香辣的萝卜干,边喝着热开水,满头大汗,却心满意足。生活的幸福滋味,就在这腾腾的热气中弥漫开来。长大后,去过装修富丽堂皇的酒店吃热干面,那种惬意满足的感觉,却难觅踪迹。

出去读书后,每年寒暑假还是会回厂里。叔叔每天买菜总会带一盒热干面回来,因为我起得晚,面的味道没在店里好吃,但也比我后来吃过的热干面好吃多了。后来毕业,生活发生了许多变故,没有再回过厂里。但热干面的味道,让我一直念念不忘。前些年在武汉培训时,吃到了正宗的热干面,却觉得不如厂里的好吃。很奇怪,厂里的很多美食,比如热干面,比如萝卜饼,都比它发源地正宗的好吃。或许是因为厂里的人来自天南地北,为了适应大家的口味而经过了改良,我吃习惯了改良的口味吧。另外,不是因为记忆,所以美化了,是真的好吃。

最接近厂里口味的,是下图这家,我在淘宝上试过很多家之后找到的。开始觉得味道一般,后来慢慢的根据记忆来加工,加辣椒油,稍微水多点,要黑的芝麻酱,不要黄的,加葱。可以做到接近,却难以真的找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往事如风,就这样吧。

黄昕
2017年季夏

0 Comments

Leave Your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