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厂里的早餐–炒粉篇

6214厂的地理位置很好,位于江西的北部,毗邻南昌和九江,与对岸的武穴隔江相望。我说的这里的地理位置好,并不是什么军事,经济方面的考虑,而是因为这样环境,既可以吃到正宗的藜蒿炒腊肉,又可以喝到对岸的排骨莲藕汤。
藜蒿是有季节的,一般是初春的时候才有粗细不一的野藜蒿,养殖的味道就寡淡一些,或者因为养殖的长比较整齐,就跟现在的网红脸一样,心里上就觉得味道要差一些。莲藕排骨汤也是一样,好喝也不能天天喝。但是厂里的早餐里却有着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刮风下雨雷打不动的几样:炒粉,热干面,萝卜饼。包子馒头这种也有,虽然比厦门的包子好吃1w倍(厦门的包子馅竟然有勾芡,WTF。。。),毕竟太普通。一个个的来,先回忆下里面最普通的炒粉。
为啥说炒粉最普通,因为“炒粉”这两个字,就已经生动的概括出来原材料和烹饪过程。在全国的其他地方也存在着很多镜像做法,例如用细细的湖头米粉来炒,就是福建炒米粉。用凉粉来炒,就是河南炒凉粉。用土豆粉炒就是炒土豆粉,如果用河粉炒,在加上牛肉,就是干炒牛河了,就可以卖的特别贵。在厦门如果是在本地小吃店里点炒粉,往往上桌的是一盘炒的碎碎的粉丝,然后一边想着这是什么鬼,一边就着甜辣酱默默的吃完。有一段时间在公交车上看到路边支着的小摊上写着南昌炒粉或者江西炒粉,如果不是很赶时间的话,我可能会在前一站下车后,追过去要一份。说实话并不一定多好吃,或者多正宗。甚至可能不是江西人炒的,但是至少粉不会碎成渣渣,这是作为一盘粉的尊严。
为啥是一盘粉,不是一碗或者一盒?在我的印象里,厂里的粉都是到店现吃,打包虽然也有,但是在那个外卖这俩字还没掺和在一起的年代,没人给你送餐,想吃自己到店来买。现炒现吃。装在平底的盘子里,1块2块的粉就能摞的高高的。用碗装总觉的粉蜷缩在碗里,非常的委屈,用一次性快餐盒打包呢,吃的时候因为里面会有水汽,导致粉失去了一部分弹性,只能算差强人意。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盘子比较好洗?炒粉的小店也会考虑到营养均衡,会加一点包菜叶一起炒,出锅前再撒上几勺辣椒粉,热气腾腾的端上来,3-5分钟内解决战斗。虽然多加1-2块钱就能往里面加个鸡蛋或者是肉片,但是记忆里几乎吃的都是炒素粉,想来其实并不在意里面有没有鸡蛋或者肉片这种高级货,刚出锅的粉,又烫又辣,但是只要盘子里有粉,就是停不下来。记得曾经在初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下课10分钟,都要跑去买份粉,然后在上课铃响之前吃到一根不剩。接下来的课就算是数学课,也会变得美好一些。
厦门是没有过早的习惯,似乎只要有铁观音喝就够了,早餐就交给早餐工程好了。于是早餐看上去满满当当一大堆包子馒头花卷糯米鸡什么的,买到手里的卖相也是热乎乎的,但是咬一口下去的味道确实是一种拒人千里的冷淡,包子的馅尽然有勾芡,WTF。。。。是的上面我括号里说过一遍,但是实在不能忍我要再说一遍。食物不是食材的堆叠,只看配方就能生产的那是饲料。就在公司时不时竟然用沙茶面当早餐的时候,老妈隔三差五的开始做炒粉拯救了我。例如今天,我的早饭和中饭都是炒粉,其实我想晚饭也吃炒粉,但是被制止了,毕竟我是个成年人了,而且我女儿都不挑食。
不过现在吃炒粉其实会遇到一个问题,只要盘子里有,不管多少,我都要在粉冷掉之前,全部吃掉,就算我吃到胃胀,吃到不敢喝水。这个可能是种病吧,然而我并不想治。

附上炒粉靓图:

这是前天早上吃的炒粉,因为我连续吃了两天的炒粉,并且现在已经过了12点了,所以这是前天的炒粉。今天的早饭其实我提的需求还是炒粉,但是被驳回修改成清汤了,关于清汤,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0 Comments

Leave Your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